石灰矿在家乡有“白龙”之称,和煤矿合称为“白龙黑龙”。暑假借着回家的几天,拍摄了三个下午一个上午,对于矿工的辛苦感触很深,和矿工们承诺了拍这些照片一定要给矿山外的人看的,让那些还在抱怨的人看看赚钱的艰辛。现在发表在此,祝矿工们平安!常山县拥有丰富石灰石资源,石灰石储量达到49亿吨,居浙江省首位。同时,常山县烧制石灰已有近300年的历史。主要产地在辉埠和宋畈两乡镇,是华东地区规模最大的钙类产品生产基地。老家就位于常山县宋畈乡。老家人除了种植胡柚,都靠这石灰矿山吃饭了。改矿工的工作就是将矿山上爆破下来的矿石用28斤重的大锤改小,便于矿石在窑洞里烧透。这个动作将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印刻在我脑海中。上胚工的工作就是将改矿工改小的矿石装上平板车倒入窑洞烧制,矿石的粉尘很大,口罩很必要。虽然工作很辛苦,但是工人说他的孩子在海南一所大学念航空专业,他有盼头,就很开心。窑洞入矿口,工人们将石灰矿和煤矿从这里倒入,煤矿作为燃料将石灰矿烧制成石灰。煤矿烧的时候烟很大,很呛人,很多刚从事这行业的矿工都会受不了,有不少晕倒的事件。条件好的矿山在作业现场会有一台大的电扇,但据矿工们说,夏天里这么烈的太阳,电扇也是不顶用的。工人们说工作时香烟是必不可少的,能让他们暂时忘却一点疲劳。烈日炎炎的夏天,家里带来的冰水一天要喝这样的三瓶。休息间隙,工人们也会选择抽根烟,能稍微放松会儿,也能想想心事。38℃的空气温度,工作一刻钟汗就直挂。撬灰口的拉灰工就是将身后窑洞里烧制出的石灰和煤渣一起装上平板车拉出窑洞让女工进行初次挑灰,把大块的石灰挑选出直接装上拖拉机,接着拉灰工又将初选后的灰渣倒到一边,由另外的女工进行第二次细挑。这就是“捡灰子”的女工,她们就是负责将初选后灰渣中的细石灰粒捡出装到畚箕里,等装满后又挑到拖拉机车厢里,保证不浪费。顶着烈日,为了生活,没有办法。绕着窄窄的坡路,举步维艰。烧好的石灰一部分被销往外省钢铁厂作为冶炼钢铁的重要原材料,另一部分则被运到本地的石灰钙加制厂加制。在用水降温后,工人们将石灰铲入机器加制成粉末状装袋。虽然边上一台大电扇一直吹着,但是一天下来,还是被白色粉末覆盖遍了全身。石灰钙装车。石灰钙厂的工人,即使戴着口罩,嘴里也全是白色的粉末。矿山上年龄最大的工人是一名67岁的老人,老人说,趁现在干得动,多赚点钱自己花花方便。矿工们中午下山吃饭,坡很陡得走“S”型路线。对面山上的工人也准备下山吃饭了,那边的坡更陡,下山一趟要十多分钟。趁着大家中午吃饭的时间,矿山上开始爆破,将矿石用雷管、炸药爆破开以供给下午矿区各个矿窑所需的矿石。爆破前为了防止矿石飞溅伤到人,会响20分钟的警报。[FS:PAGE] 简易工棚里的“全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