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倾心爱着的东西,绝少敢去动笔。惟恐一个错手,便打破了那份完美。
    《东爱》便是如此。
    
    记得初看那年是盛夏,天气热得让人窒息。上海电视台热播的日剧《东爱》是续命的氧气,每晚一集,吊着难捱的辰光。
    那会儿想必是看痴了,醒时才睁眼,便盼着天黑。以便让自己潜入那片蓝色的基调里,且悲且喜。
    
    一共看了七遍《东爱》。包括电视,影碟,书及剧本。
    正是相信爱的年纪,遇见了莉香。
    那样的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对视的刹那,无论男女,心魂都会被她明媚的笑脸摄去。
    
    始终难以释怀。被完治辜负了的莉香,那些恣意的笑颜和眼泪。
    总觉得爱一个人不该如此。掏心掏肺地,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到头来成全了别人,委屈了自己。
    总觉得被一个人爱不该如此。把什么都当成理所当然,忽略了那也是颗娇弱的种子。
    
    东京的羽田国际机场,莉香遇见了此生的最爱,憨厚又优柔的完治,以为自己蒲公英一样的生命从此找到了承托的手掌。
    她爱上他,以她的热烈、执着、专一,以及小小的霸道和善解人意。
    
    莉香的爱,是燃烧的火焰,是汹涌的潮水。面对这样倾囊而出的爱,完治退缩了。
    他对莉香说:你的人生要我来背负的话太沉重了。
    听到这里,感觉象被锥子狠狠地刺了一下,内心有些纯美的东西触礁了。
    
    一直无法原谅,完治的优柔,完治的自私。
    莉香在他的生命里,从头至尾充当着天使。她带给他笑容,带给他信心,带给他爱人与被爱的勇气。
    他却逃了,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逃了。
    传统到骨子里的男人,没有逆风行驶的能力,只会随着风来的方向,不费力地飘。
    于是明白,那样的男人,不会是莉香最终的归依。
    
    前十集里,鲜少看到莉香哭,她始终在跑,头仰得高高的,把眼泪一颗一颗地逼回去。
    她是骄傲的女子,不容许自己的失意呈现在心爱的人面前。
    象一只蜗牛,背了重重的壳,藏起了柔软的触角。以为这样,就不会被伤。
    只是,疲累了双脚。
    
    其实很多女子,面对爱情的时候都有同样的倔强。
    笑在人前,泪流在暗处。
    说了逾期不候,其实等到夜深露重。
    莉香也是如此。
    因着这份无言的倔强,莉香错过了最后的约期。
    
    她终于也负了他一次。
    爱媛的车站,莉香坐上了那列提早了五分钟的火车。当完治匆匆赶来,等待他的只是系在扶栏上的手绢,上面写着byebye完治。
    
    最后一次等待,莉香选择了放弃。应了和贺部长那句:她是一个没有黄灯的女子。
    这是她捍卫自尊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因为她明白,最后五分钟的等待,已经失去了意义。爱一个人,如果爱得那么犹豫,这不是她所要的结果。
    
    那样倔强的女子,最后被自己的回忆打败。
    从爱媛回东京的列车里,莉香失声痛哭。情绪被推到最高点,积蓄了剧中所有将流未流的眼泪。
    酣畅淋漓。
    电视里的她,电视外的我,哭得同样难以自抑。
    
    改编后的《东爱》是一部成人童话,莉香是童话里的精灵。
    看过的人,一定不会忘记那一声声深情的呼唤“完治,完治……”
    据说,影片的最后,莉香与完治在东京的街头重遇。再次分别,莉香最后一次喊出“完治”的时候,资深的导演,居然也湿了眼睛。他说:这依旧充满爱意的呼唤,难以想象是出自一个被爱刺得伤痕累累的女子口里。
    莉香挥动的手臂,明媚的笑脸,深情的呼唤告诉我们,即使爱到成了伤,也要无怨无悔。不管那人对你怎样,你在心里爱着的,永远不会失去。
    
    《东爱》中莉香的饰演者铃木保奈美,出演赤名莉香的时候已经二十五岁。
    那样的年纪,在日本演青春剧已经算高龄。可是她的一颦一笑,却征服了所有观众的心。
    一向吝啬的电视台,架不住观众的热情,破天荒地于双休日一次性播完了《东爱》。
    那段时间浏览上海的电视报,《东爱》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而一向不留口德的评论区文章,出乎意料地通篇都是溢美之辞,赞的是那个叫赤名莉香的女子。
    
    其实讲述的都是都市中常见的爱情故事。有关于爱与被爱,等待和错失。是莉香的笑容和眼泪,赋予了整部戏水晶般的剔透,钻石般的华美。
    人物的雕琢不可不谓完美。
    
    经年后,再看《东爱》,终于可以释怀。
    纵然是被莉香那样深爱过,完治依然不是那个有福气的男子,即使他和里美的婚姻看上去如此美满。
    莉香倔强到了最后。她对在街头偶遇的完治说:这样不是挺好吗?我们说再见,不说约期。
    小田和正《突如其来的爱情》响起,莉香蹦跳着远去。
    爱并没有消失,只是将思念藏进了未知的重逢里。

三年后的重逢,依然是那条小路,依然是1.2.3.后一起转身,依然是“丸子!”“丸子!”“丸子!”
的三声呼唤,而这一次她只能用力的挥挥手,微微笑,而后转过身再不回头。

  有一个测试曾经这样问,你看的第一部偶像剧是什么,是大陆的将爱情进行到底,是台湾的流星花园,是韩国的蓝色生死恋,还是日本是东京爱情故事。看到这,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因为对于我而言,答案是永恒的东爱。

周日,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又一次一口气看完《东爱》,仍是一样的心痛,不可遏止的。。。

   第一次看东爱时还不到5岁,小到根本不了解什么是爱情,小到甚至以为东京和北京南京一样是中国的一个城市。但这丝毫丝毫不影响即使到现在一些仍然记忆犹新的片段,直到今天不看其他日剧的我依旧认为这依旧是爱情的经典。而要一定说电视剧中的人物对我产生一生的影响,那么答案只有两个:一个是简宁,另一个就是赤名莉香。即使将来关于东爱的一切都已经褪色了,这个名字也会一直让人们记住的。如果gjm讲的那个矫情的故事是真的的话,那么整个东爱灵魂的天使就是莉香,只会是莉香,只能是莉香。
    因为她,完治脱去了那种出来东京的青涩;因为她,三上也坚定了对于自己爱情的勇气;甚至因为她的离开,让剧中的人有了完满的结局,尤其是对于里美和尚子而言。她的确像那个所谓的天使一样,在教会剧中人美好的事情后,就自己默默地离开,剩下是是我们无尽的叹息。

始终无法释怀,完治辜负了最爱她的莉香,但我想完治的选择是对的。
离开。然后。两两相望,或者两两相忘。
心底还藏着那些关于爱的美好回忆,点点滴滴。

    从我的角度来看,东爱算不得喜剧,对于莉香而言,更是一种悲剧。其实在当初看的时候,我就在傻傻地想,五个人,两男三女,一定要有一个女人会落单的。当时我特别希望那个人是里美,哪怕我只是认为她很虚伪,哪怕只是单纯地希望莉香和完治在一起。如果最后落单的是尚子,我想我会同样地难过,那个不如莉香勇敢的女人却有着同样的倔强和善良。但是我早早地否定了一种结局,我不敢想让我最喜欢的莉香失去了她最珍爱的爱情。
    可是有时候结局就是比现实还要残酷。
    我对东爱的结局定格在在离开爱媛的火车上,在莉香哭泣的泪水中,而当时的我也在跟着哭泣(尽管当时的我什么都不能理解),因为我记得银屏上刚刚还留着莉香的笑脸,那样的感觉是真实的,真实得似乎现在还感觉得到。我有时会后悔为什么不是现在才开始第一次看东爱,也许那样我的泪水才会有一种关于爱情的实质,关于悲伤的铭心刻骨。定格在三年后重逢的街头,两个人手上的婚戒,那种假装潇洒的表情以及那个相向而行两个有时差的回首。
    最后这个回首应该是莉香最后的回忆了吧!?

完治,那个怀揣着不安和梦想从爱媛的乡下来到大都市的傻小子,憨厚而善良。

    尽管我曾经无比痛恨这样的结局,但是却知道没有人能再赋予东爱所谓新的结局,因为在那个回首的瞬间所有关于东爱的记忆就这样被封存了。
    完治不再是那个出来东京的愣小子了,他变得成熟,也变得温和,和里美走在一起看不出有什么不配的地方。我们心里都清楚,这一切都是莉香如同天使般交给他的,让他有了男性的轮廓、魅力与勇气。但是在那个重逢的街头,我仍然看得到在莉香面前,“丸子”依旧没有变,他依旧是那个看到莉香会微微的紧张的男人,还是会想看到光芒那样表现出不自信,甚至还是像以前那样仅仅是想单纯地依赖着莉香。而里美,也还是像以前一样会做人,她比莉香更隐忍,更懂得如何得到自己的爱情,她不追求完美,所以她会让两人独处,会带着担心等待着,会装做若无其事。所以这就注定完治不会放弃里美,尤其在那种情况下。
    聪明如莉香,这一切她都看得到。她一直都了解完治,了解完治明白她的爱,了解完治同样忘不了里美,了解她的爱对于完治过于沉重与浓烈,了解完治不会给她同等的回报。但是莉香始终如同天使一样近乎完美,因为她总是带着理想来看待这整个世界,她渴望一种全心全意的爱恋,一种彻头彻尾的付出。所以她可以不计较完治还想着里美的事实,一次次因为里美而陷入等待,甚至在里美失恋时让完治去安慰,她一定是带着某种疼痛却仍希望完治可以像她一样敞开心扉,希望从完治那得到最完美的爱。所以当她发现她做不到的时候,她只好离开。
    因为不是里美,她不会委曲求全,求完治留下她(尽管她知道完治也舍不得她);因为不是尚子,她也不会,一时冲动,跳下火车,重新寻求爱情(尽管完治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她)。即使那样她都会获得完治,但是那样就不是赤名莉香了,追求完美的她不会奢求一段无法完全属于自己的爱,也不会为了得到一段不纯粹的爱情而多等哪怕五分钟,所以她只会留下自己能发出给万只所有的,然后再一个人默默地离开。
    重逢的场面是我一直都不忍看到的,尽管莉香依旧笑靥如花,尽管完治对于莉香还有着那份急迫,但是那时的莉香已经放弃了和完治在一起,甚至可以说是她花了三年做的决定的一次真正实现。我一直在对自己说最后完治已经爱上莉香了,但是他依旧是那个优柔寡断的永伟完治,他仍然害怕做出各种重大决定,现在的障碍不再是初恋与回忆,而是婚姻与责任,这注定了完治不会放开里美。尽管他也曾挣扎过,努力过,他请莉香留下自己的电话,是希望从那里得到勇气,可是莉香的拒绝和她说的那段话却为完治上了最后一课:
      
      不是常常有机会遇到 可以爱一生的人的
      不过喜欢上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我很珍惜爱过你的一切回忆
      爱你的回忆 被你爱过的回忆
      不是能想着明天爱情会变得怎样而谈着恋爱的
      就是有那时候的我 才有现在的自己
      我真的能够对自己这么说
      你做得真好

赤名莉香,那个从小生长在国外,而独自一人来到东京的女子,骄傲而坚强。

      这样的结束,应该只属于赤名莉香。那符合天使规则的简单却壮烈。
      东爱是这样结束的,也是这样结束在我心里的。这不是一种圆满,甚至有着深深的缺憾。但是有时候谁又能否认缺憾比圆满更属于完美呢?
      这样的评价,永远属于东京爱情故事,更属于永远的天使——赤名莉香!

委屈自己而成全别人的赤名莉香,
留给心爱的人的永远是明媚的笑靥,和深情的呼唤,
而最痛的泪,最委屈的等待,她永远只留给自己的赤名莉香。
象一只蜗牛,背了重重的壳,藏起了柔软的触角。以为这样,就不会被伤的赤名莉香。

说了逾期不候,却等到夜深露重的赤名莉香。

她终于也负了他一次。

在爱媛小小的车站,莉香坐上了那列提早了五分钟的火车,留下了他的手帕,再见了,完治!
这是她捍卫自尊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因为她明白,最后五分钟的等待,已经失去了意义。爱一个人,如果爱得那么犹豫,这不是她所要的结果。

三上和尚子结婚的婚礼,花花公子生平第一次这么紧张,这是一个完美的时刻。

三上和尚子的幸运在于,三上是在遇见里美之后,在受伤害之后,才遇见尚子。成熟的刚刚好的时刻。

想起林夕在《富士山下》的那句词“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或许。我们总是要受些伤害。我们总是会怀念伤我们最深的人。然后我们才能够学会如何去爱一个人。

让我们一起把莉香一样明亮动人的女子留在记忆深处,
在她大的包包里永远装着爱和希望 。

去爱吧,像不曾受过一次伤一样
跳舞吧,像没有人欣赏一样
唱歌吧,像没有任何人聆听一样
干活吧,像不需要钱一样
生活吧,像今天是末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