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剑走偏锋858

8月1日,建军节当天,我独自一人前往影院观看《战狼2》,这部周围人极力推荐,并在上映6天内突破13亿票房的电影。至今仍记得,观影全程,我全身紧绷,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坚硬的骨头咯的我掌心隐隐作痛,手心一直在冒汗。我和影院里所有的人一样,随着剧情或喜或悲,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这样一部能让人热血沸腾,充满民族自豪感的影片。但同时,在《战狼2》身上,我也看到了英雄片的影子。

七年磨一剑,剧本改了十四稿,只为圆一个硬汉的军人梦,这就是吴京自编自导自演的战争大片《战狼》。吴京自诉中间为此片推掉了《一代宗师》、《秀春刀》《四大名捕》的拍摄,可见其诚意满满。

3D动作电影大片《战狼》来了,中国战神吴京热血出击了。效果如何?

英雄片是商业电影的一种类型,目标观众大多为男性,以塑造超乎常人的英雄为目标,不讲究剧本的细密扎实,而只强调情节、故事的好看,依赖外部动作塑造人物,而不是探讨人物内心的深层世界。

影片讲述了传奇狙击手加入特种部队,与外国雇佣兵火拼保家卫国的事。情节刺激粗暴,战争场面爽快酣畅。从M136AT4火箭筒、M25狙击步枪到歼-10战斗机、直9,武直-10、坦克应有尽有,战争形式也多种多样,有贴身肉搏、远程狙击的单兵作战、也有规模宏大的军事演习,吴京饰演的冷锋,单枪匹马取敌上将首级,余男饰演的惊天骇客龙小云也巾帼不让须眉,黑入敌军指挥部瞬间改变战场局势,带你领略现代战争的无穷魅力,其逼真刺激不亚于著名战争游戏《使命召唤》系列,相信会让所有军迷热血贲张。

先说美国硬汉影片在世界电影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其成功原因莫过于弘扬强悍霸道民族精神,更在于塑造出一个个勇猛彪悍的英雄人物。譬如《敢死队》、《第一滴血》中的史泰龙,以及《真实的谎言》中的施瓦辛格,即使若干年后一些剧情已然模糊,但电影中悍勇的硬汉精神依然难忘。值得庆幸的是,在今天众多爱情商业片风起云涌的中国影坛,4月2日,一部由当红功夫巨星吴京自导自演的当代战争题材影片《战狼》横空出世,将给观众带来一个热血沸腾的中国战神形象,更将中国硬汉类型电影推上了一个新巅峰,值得观看。

影片中的冷锋是个战功赫赫的军人,在送已故战友回家时,打死了拆迁头目,进了监狱并被开除了军籍。在出狱前,自己的女朋友在执行任务时被杀,他为了复仇,来到非洲,四处寻找仇人,并卷入了当地的战乱,成了一个英雄,完成了一次自我救赎。影片基本是以外在的环境为主力,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因为战乱,龙小云死了,冷锋开始寻找仇人,因为战乱,中国海军前来撤侨,可是还有一部分中国人以及冷锋干儿子的妈妈在战乱区,于是他自告奋勇前去救人。

与一般的主旋律电影不同,《战狼》里的角色,各个有血有肉,不再是单纯的“死前交党费”脸谱。吴京饰演的冷锋,为了战友不惜违背命令开枪;战狼的中队长,在演习里说:“打仗有什么好,陪老婆孩子是正经”;开战前的士兵们,会集体YY女上司;吴京的父亲,一个保守战争创伤,沉浸在深深悔恨的心理阴影的人……吴京没有回避战争的残酷和阴暗,人物刻画可谓十分成功,接地气。

战狼,大中华最神秘的一支特种作战部队,一个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机密档案中被评价为“极度危险”的超级战队,他们是敌人眼中的“魔鬼”,他们在一场场袭击战、心理战、城市破坏、丛林反游击战中悍勇出击,令敌人闻风丧胆。3D动作电影《战狼》从狙击手冷锋(吴京饰)违反命令狙杀敌人讲起,冷锋个性十足又略带点痞气,这样的人物形象与以往的高大全角色不同,更具有鲜活的时代性、现实性。冷锋意外进入特种兵中的特种部队——战狼中队,一步步将惨烈的特种作战场景呈现在观众面前,再加上冷傲的战狼副队长、性感的特种兵女上司、阴狠的腹黑毒枭……一个个形象鲜明的角色催生出彼此间的种种碰撞,让影片的故事主线惊险刺激,环环相扣,引人入胜。

冷锋的行为动机更多的源于外部,是外在力量的推动,和大多个人英雄主义的好莱坞电影一样,它注重表达的是在大环境之下,个人的选择与努力,是个人的成长与突围。影片中并没有表现冷锋的心理,我们看到的只是个打不死的中国军人,动作精彩,故事好看,至于为什么他有勇气自己一个人去救人,影片没有表现,为什么他一个人就能对抗整个红巾军,影片也没有深入挖掘,他就像个神一样,可以击败所有困难,而解释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曾经是个军人。

谈起大场面的战争电影,似乎都逃不开好莱坞的影子。而大家对中国的战争电影的印象似乎还停留在手撕鬼子的抗日神剧。首映现场特邀嘉宾“海带缠潜艇、雾霾防激光”的张召忠将军对本片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谈到了《壮志凌云》、《加里森敢死队》《拯救大兵瑞恩》等电影,电影里的武器对于民族自豪感的提振能力,从本质上讲,好莱坞只不过是加了特技的手撕鬼子,duang地一下显得高大上。当F-35出现在《变形金刚》里的时候,想必每个美国人都由衷自豪。《战狼》里的各种国产自研发武器开创了中国战争大片之先河。期待在战狼的续集里能够看到空军和海军,为军队宣传打开另一个突破口。

再说,放眼华语电影圈那些功夫巨星,李小龙不在了,成龙已经老了,李连杰半隐退了,甄子丹、赵文卓擅长冷兵器功夫,而正值当打之年的吴京堪称全能选手,能打能演,冷兵器功夫精湛,热兵器武器更是拿手好戏,电影《战狼》就充分展示吴京的这一特点,硬碰硬不玩虚的,打斗真实不耍花枪,武器震撼、场面火爆、3D效果太棒,观影全程各种躲闪,俨然是身临其境一般,绝对不亚于观看任何一部好莱坞战争大片的感觉。

影片没有表现的细节有很多,但是却并不影响我们对于影片的欣赏,因为英雄片本身就带有一定的神化性,它重在表现动作,表现力量,而不是内心细节的挖掘。就像曾经的《英雄本色》一样,不追究细节,只在意英雄给我们的力量。这是英雄片的特点,无可辩驳,如果英雄片也深入人物内心,那或许他也就不成英雄片了。

谈及创作理念,吴京坦言,想为当下阴柔之风盛行的文艺圈带来纯正的男性荷尔蒙。为这个信仰缺失的年代重现热血英雄男儿气概的魅力。七年前的他,剧本被无数公司不看好,认为“缺乏对女性的吸引力”,但首映过后铁血真汉子吴京现身时,现场女观众的尖叫则说明了一切。更难能可贵的是,除了燃点爆棚之外,片中的萌点,笑点,泪点,女性的性感、爱情、战友(基)情一个都没少。一定会在4月档中脱颖而出,票房大卖。

例如,与以往战争作品相比,战狼中队装备着各种高精尖武器,是一支真正意义上的高科技现代化特种兵部队,其中的每一位战士都是潜行出击的极致兵王。片中,吴京饰演的冷锋跟战友们勇猛向前,与外籍雇佣军在边境线上开启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追击之战,他们游走在热带丛林中,如冷冷刀锋热血出击,无论是拳拳到肉的凌厉对决、野外作战中人狼肉搏的惊心场面,还是各类高科技枪械的精彩作战,都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极致力量,时刻紧扣观众内心的那根弦儿。对于喜欢动作、战争大片的观众而言,绝对是一种非常震撼的视觉享受。

英雄片通常是给男人看的电影,基本是没有女性的,比如吴宇森,无比张彻,女性在他们的电影里基本没有特别重的分量,大多时候只是一个意象,一个模糊的概念,一个引发男性行为的动因,《战狼2》里,最主要的女人,龙小云,基本没有出现过,她存在的理由就是引发冷锋的复仇行为,冷锋来到非洲,四处寻找那颗子弹的主人,要为自己的未婚妻报仇,最终卷入了战乱,成了英雄,没有龙小云,也就没了冷锋的动机,电影也就不存在了。

而作为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战争豪华巨制大片,3D动作电影《战狼》历经7年筹备,动用M25狙击步枪、美国制式M136AT4火箭筒等中国军队中的超级枪支装备,特别是数十辆现役坦克和多架武装直升机的强势出击,更给人以血脉喷张之感。加上电影呈现出逼真的3D特效,影片中的每一幅战争场景都给人一种极其真实的质感,爆炸时飞扬起的弹片、飞旋的气流、贴着地面急掠而过直升机……使观众们在身临其境中感同深受。从这一层面而言,影片《战狼》已经具备了好莱坞经典大片的某些特质,不失为四月档中最值得期待的一部佳作。

英雄片是一种电影类型,它有它的类型特征,《战狼2》的成功,不能不说是类型电影的成功,纵观近几年的国产电影,似乎每一个爆款都离不开类型,2012年,徐峥成为票房黑马,凭借的是喜剧片的类型,而今天吴京用的是英雄片,不管哪一种类型,都足以说明,类型片才是市场的主流。好莱坞为什么能够在世界电影市场长期独占鳌头,凭借的就是好莱坞各种戏剧化的类型片,类型片是在电影长期发展中形成的套路,经过了多年的考验,它的存在必然有存在的理由。

其实,美国电影成为观众们追捧的热点,除了精良的豪华制作之外,影片中所蕴含的美国精神更是吸引无数观众的重要元素。作为中国首部火线影片,3D动作战争大片《战狼》堪称中华民族悍勇精神的传奇奠基之作。当战狼部队指挥者铿锵有力地吼出那句“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当一位位特种兵战士从直升机上凌空跃下,当冷锋郑重地为牺牲的战友缓缓戴上军帽,当他背着战友的遗体走得孤独而坚定,一种中国军人的热血已经透射到每一位观影者的内心。

《战狼2》票房的持续走高,也充分说明了两个问题。

中国军人是铁血铮铮的硬汉,更是文明威武之师。电影《战狼》虚实结合,有深意。

第一,就是我们的观众渐趋理性,观影注重质量,注重口碑,注重观影感受,不再盲目的追星,追导演。

正因影片内核“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必将触发观众民族情感,猎猎风中,中国军人的怒吼犹在耳际,那是中华民族发出的郑重宣言。4月2日,3D动作战争大片《战狼》即将惊心上映,必须看中国特种军人热血出击,更要看中国战神的巍巍丰碑。更重要的,是《战狼》这部张扬国魂的诚意硬朗之大作,开创了一个功夫电影的新类型时代,也必将使这个四月电影市场更加精彩。从这些角度而言,功夫巨星吴京开了一个好头!中国战神,走起,看你的!

记得上学的时候,有一位老师说“看看现在的大陆,在国际上知名的基本都是女星,没有男星,就连大陆内部,当红的男星也都是XX类的小鲜肉,长相阴柔,缺乏阳刚之气,中国的文化是一种被阉割的文化,阴盛阳衰,观众只看脸,不看剧本身的质量”。

虽然觉得这句话,有点偏颇,但是细想似乎又是事实,我们的荧幕上也缺乏硬朗的男子汉,言情偶像剧大行其道,小鲜肉霸屏。近些年我们确实举不出几个国际知名的男星,自从老一辈的武打明星渐渐消失在观众的视野中之后,能够成为国际知名巨星的大陆男演员屈指可数,影视剧里打不死的硬汉也寥寥无几。

这一方面是由于近几年国产影视剧市场将大多目标指向了年轻一代和中年妇女,年轻一代年纪尚轻,对世界对社会还缺乏足够的认知与理性,校园爱情、友情等青春题材以及俊男靓女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因此成了他们主要的精神食粮,这催生了小鲜肉市场的繁荣,这一点以《小时代》为典型。而针对中年妇女的影视剧,以家庭伦理剧和宫斗剧为代表,这类题材常以家长里短、勾心斗角为主要表现内容,以迎合女性心理为准则,缺乏对男性的吸引,即便表现男性,也是以女性为中心,男性只是女性世界里的陪衬。尽管也有不少男人戏,比如《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但是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照顾女性的心理,剧中也加入了很多的言情成分。

另一方面,男性作为养家糊口的主力,确实也没有太多时间观影观剧,这又反向促使我们的影视剧市场以女性为目标。所以,缺乏男人戏,英雄片也就不足为奇了。可是,《战狼2》足以说明,只要电影精彩,即便是英雄片,男人戏,依然有很多女性观众为其买账,我们的观众并非只会“以貌取人”,我们的文化也不是“阉割文化”。当我们一直感慨国产电影粗制滥造,感慨国产的爆米花电影让电影市场越来越混乱与低俗,甚至有些导演斥责新一代的观众缺乏鉴赏力,分辨不了好电影的时候,我们可曾想过原因?吴京用他的实力告诉我们,不是我们的观众缺乏鉴赏力,而是你的电影确实没有你自以为的那么好。吴京用他的实力告诉我们,国产电影不只有风花雪月,也有热血柔情,只要是好作品,观众不会亏待。

第二,我们需要英雄。

纵观好莱坞电影,大多都在弘扬个人英雄主义,看美国大片,总是能被影片主人公独特的个人魅力所折服。即便我们知道,美国大片始终在宣扬美国的价值观,致力于文化渗透,可是我们却难以抵抗,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英雄,我们也需要英雄。

古今中外,对英雄的渴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神话的诞生源于古人对自然的畏惧,源于渴望对抗自然而不得的无奈。我们为神话里的众多英雄,赋予了各种各样的技能,赋予神仙慈悲的形象,说到底都是因为我们的渺小,我们无法对抗命运,只能寄希望于超自然的力量或者说英雄。我们推崇英雄,渴望精神食粮,在某种程度上却是因为我们的生活遭遇了困境,我们需要英雄来救赎。

王海洲说“如果说上古时代的英雄满足的是人类征服自然的物质需要的话,那么今天的英雄则更是为了满足人类灵魂自我拯救的精神需要,即道德和社会现实严重冲突的境况下,以虚假的自我净化的短暂满足来平衡人心向上的本性欠缺,因此,越是要反英雄的时代就越需要英雄偶像,因为芸芸众生们需要通过对英雄的认同进行自我的道德完善,从而得到自欺欺人的良心安宁。”英雄是雄体生活的产物,英雄的阳刚与伟大,映衬了现实里我们的卑微与渺小。我们崇拜英雄,渴望看到英雄,恰恰因为我们成不了英雄,我们却寄希望于英雄,希望他们能够给我们力量。

我们看影视剧,讲究代入感,女人看言情剧,容易将自己代入剧情,想像自己是女主,而男人看英雄片,是否也会将自己代入其中,想像自己是英雄?我们今天赞扬冷锋,被冷锋所折服,是否代表了我们内心深处对于英雄的一种渴望,甚至说我们对好莱坞大片里那些个人英雄的崇拜是否也都带有了某种心理寄托,是否表达了我们对当下某些问题的无奈。当我们都不再寄希望于自己,而是将希望寄托在英雄身上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对自己的失望,这是不是我们的悲剧?

其实,我们的影视剧中,表现得英雄并不少,可为什么我们不感冒?因为我们的英雄不是不切实际的手撕鬼子式的假英雄,就是披着古人外衣、拥有超能力的英雄。《战狼2》让我们看到了吴京,看到了那个硬朗坚强的打不死的中国军人,看到了原来我们也有美国式的个人英雄,能够凭借个人的力量而不是超能力来拯救众人。

所以,虽然我们看到《战狼2》也是主旋律影片,虽然我们也能明显看到意识形态的深入,可是我们就是没有办法排斥它,因为它不是手撕鬼子的假大空,不是主流的宣传说教,它将理念融入故事,不生硬,不唐突,所以我们才能在观影中产生一种民族自豪感,这种自豪感是任何说教换不来的,也不是任何不切实际的“英雄”能够带来的,我们抗拒的不是英雄,而是假英雄。

“一般来说,电影在叙事层面的东西都很好摆布,而如何在写实的基础上把核心的意念传达出来,才是真正见得一个导演功力的地方。”《战狼2》以精彩的故事,让英雄回归,同时不着痕迹的将民族自豪感带给每一个观众,让我们热血沸腾,深深的为自己的祖国而骄傲,这是影片给我们的力量,也是吴京能够成功的关键。英雄的回归是我们的电影遵循市场规律,走商业化道路,做类型片的一种方式,也是我们寻求精神支柱的一种方式,更是我们表达民族文化与骄傲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