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
Neo 信仰、自由
莫菲斯 梦境
自由的引导者(现实的条框会在梦境中得到突破,潜意识是change的主要动力)
崔妮蒂 爱/奉献

如果要看一部眼睛疼的电影,请看《唐山大地震》,让你哭得撕心裂肺;如果要看一部心疼的电影,请看《三笑之才子佳人》,让你感到钱砸到水里了没有响声;如果要看一部蛋疼的电影,请看日本的爱情动作大片,让你的**********;如果要看一部头疼的电影,那就非得看《盗梦空间》不可了,那情节剧情的设计让人不思考看不懂,一思考就停不了,直到头疼头大。

这部电影是
扩充版骇客帝国+通俗版庄周梦蝶+好莱坞式叙事的结合体。虽然看过两遍,但次数并不代表它在我心中的分量。与之前我喜欢的诺兰电影《记忆碎片》相比,《盗梦空间》在电影技术运用上与时俱进,这在神话技术的年代是受推崇的;但是在叙事结构与影片立意上,诺兰却并未向大师走近半步,而只是他向好莱坞靠拢之心的再次彰显。

中立:
先知 混沌,变数
造物主 秩序规律,智慧?观察者与科学
机械大帝 病毒 作用于人类环境生态平衡/推进演化
乌贼 微生物/分解者,苍蝇
赛若夫 道/理,力量
小女孩卡玛拉 新生与希望

盗梦就是进入他人的梦中,偷取他人的思想,甚至可以植入自己的思想给他人。梦可以只有一层,也可以有梦中梦,梦中再加梦,进入三层四层的梦境,层次越深,即梦的深度越深。
盗梦产生作用的principles有下:
1、如何进入梦境。将造梦师和潜意识提供者,以及其他参加人员连在一起,并且睡去。
2、如何从梦中醒来。在梦中死亡就会醒过来(未使用镇定剂),或者外界的机器将沉睡
的。
3、造梦师。负责创造一个梦境,他是这个梦境的制造者,如果他在梦境中死去,那么梦将会崩溃。
4、梦主。在梦境中,造梦师只是提供一个梦的场景,容纳了梦主的潜意识,而梦主是这个梦境的主人。在梦主的潜意识里,潜意识会自动的产生防御机制,识别外来的入侵者,并且发起攻击。
5、其他参与者。他们也参与到梦中来,要躲避梦主潜意识的追杀,并且完成任务,他们自身的潜意识也将在梦境中产生影响。
6、关于梦中梦。当从一个层级的梦转入到另外一个层级的梦时,当前梦境的制造者,即造梦师,不能离开这一层级而进入下一层,而需要新的造梦师提供梦境。
7、关于穿越。在较浅的梦境中,身体受到的刺激,如撞击、入水,可以影响到深层次的梦,感觉是可以从低层级穿越到高层级的。
8、关于时间。现实中几分钟,在第一层梦境中是一个多小时,第二层梦境中就是几个月,第三层就是几年,以此类推。
9、关于同步。梦境需要一层一层的出来,不能跳级。如果没来得及,将进入潜意识的边缘。
10、关于潜意识的边缘。同步失误是进入潜意识边缘的一种方式,在用了镇定剂后,在梦中死亡也会进入潜意识的边缘。只有柯克能成功走出潜意识边缘。
11、关于图腾。每个盗梦者有自己的图腾。用以确认自己是身在梦境还是身在现实。

有人将诺兰与库布里克相提并论。但是库布里克在五十年前拍摄的《2001:太空漫游》,其中对人类的原初以及终极归宿的畅想,和对技术神话的哲思,在今天看来依然深沉且震撼;而《盗梦空间》甚至并未超过《骇客帝国》在电影叙事创意上的分量,而更多的只是用好莱坞叙事结构包装后契合智力电影的风潮,气质上并无明显精进。再看库布里克的《闪灵》,最后那张黑白照片的点睛之笔,不但将恐怖氛围推至高潮,更将一部原本直白的恐怖片提升至具有深度思考的高级状态;而《盗梦空间》的篇末虽也可算点睛之笔,但是似乎故意含混的噱头,难逃商业化策略的动机揣测。将一层梦境演化为四层,这并非进步,而只是一种同语反复;每一层梦境的情境设计也并未超出现实世界的经验,唯一使得该片叙事显得立体的亮点,在于N层梦境几何级递增的时间差,以及用音乐同步时间点,在不同层次同时操作退回现实的剧情。

反派:
史密斯 利益/贪婪 真身为生存 文学形象为犹太人

Principles就这么多了。下面分析电影中的几个梦境。谁是造梦师,谁是梦主。
事件一:盗取在齐藤意识里的商业计划
梦主:齐藤,一切活动都处于齐藤的潜意识里。
第一层梦境:造梦师——亚瑟。
第二层梦境:造梦师——纳什。
事件二:植入想法到费雪
梦主:费雪,一切都在费雪的潜意识里。
第一层梦境:造梦师——尤瑟夫,面包车。
第二层梦境:造梦师——亚瑟,大楼。
第三层梦境:造梦师——伊姆斯,雪地。
潜意识边缘:费雪、萝莉、柯克、齐藤进入潜意识边缘,萝莉将费雪救走,柯克在齐藤潜意识中的日本住宅里,唤起了齐藤的回忆,最终并成功返回。

对于梦境与现实的交互关系,早有庄周梦蝶或是蝶梦庄周的思考。诺兰用陀螺作为图腾来分辨梦与现实,是简单物化意识形态的设计。虽然片末陀螺似倒未倒,成为关于人生如梦的探讨起点,但是细想一下,陀螺总只有倒或不倒两种结局,幻想与现实的矛盾却并非如此清晰。现实世界原本就是幻想的世界。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思是对现实的支撑。如果梦境是潜意识对现实的反抗,那么现实就是对潜意识的一种反射。用幻想认识世界,于是也用幻想创造世界。影片中梅尔在第四层空间迷失,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因为第四层是他们用回忆创造的情境,而回忆究竟是梦或现实?柯布却似乎能分辨身之所在,并把自己的认知强行植入梅尔的潜意识中;谁知回到了柯布认知中的现实,梅尔在柯布看来依旧分不清真伪。她似乎总是交错梦境与现实,却也总在柯布的潜意识梦境中挥之不去;她好像庄周梦中的那只蝶,到底谁才是谁的梦境。

梅罗纹加 性爱娱乐 真身为儿童(孩子?)/学习
文学形象为吸血鬼王

以上是我的一些分析,希望大家看过后留下意见,大家一起多多讨论,分享观点和看法。

影片中提到,各层梦境之间有几何级的时间差;而服用大量镇静剂后,无法在下一层用死亡的方式回到上一层,这时的死亡只会让人进入无边无际的潜意识边缘。这种构想值得注意。死亡确实是战胜了时间的,如果在潜意识边缘时间呈无穷几何级递增,死亡也就成了永恒。这是一个有趣的设想,将肉体与意识分离开来。现实中,一个意识不回归的人也许被称为植物人,等到他身体机能不再运行的那刻才是宣判他死亡的时间点;而脑死亡的判断标准,明确了心跳停止并非死亡,只有意识停止与现实世界的联系才是真正的远离。如果庄周只是蝴蝶的梦境,那么蝴蝶梦醒时,庄周在我们的世界便无法醒来,不过他只是去了梦中梦。

佩瑟芬 性情,诱惑绝望 真身为恋爱(力必多是觉醒的物质,所以也是引导者)
文学形象为美人鱼

人类阵营:女船长奈奥碧:骄傲 真身为自信 (梦的前女友)
最后的弹药男孩 青少年,反叛(没有接受机长的建议) 真身为意志

line 联系连线 形象为生活
化身为商人/工人
Line老婆 抱怨 真身为思念

老头领袖 思想/意义
元老:政治,问责 真身为量衡
军队领班“子” 执行力唐突 真身为冲突

六根/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为有人物独立特写死亡画面的

第一层次:生理需求 黑人肌肉厨师(口/身)

第二:安全需求 第一集的开车男女恋人(耳)
苏哩琪没来得及听崔妮蒂就死了,犹如爱人没来得及听对方的誓言的遗憾,耳朵是一对的

第三:社交需求 第一个死亡的耍酷少年(态度不认真)
潜在的性萌动(眼)
第三和第四疑为孪生兄弟,似而非之,少年如果能专心敬克就能发现脑电波的异常。
眼睛一双,鼻孔两个,但这两者都是一个集中者,只有耳朵分在脑子的边缘两端
第四:尊重需求 胡须佬塞佛
性显现(鼻)

第五:价值需求
被主角抢走手机的搞笑跳舞西装男(身/口)舞王(只有口和身体有表现欲)与厨师(身体死了,口也没用了;可不进食又哪来的营养?)就像鸡/蛋的故事。巧妙的是他们俩都没有正面特写死亡。
「舞王之后被利益侵蚀」

第六:超现实〔艺术〕需求
致死去的人类(意)

「口」和『身』可以对调。眼睛可瞎,耳朵可聋,嗅觉可断,脑子可疯,唯独身体与口不能灭绝,不然非为动物。

注™:其实所谓的佛学就是第七层次(7芒星)超越“人”回归宇宙属性的教科书,天之道。

无分类:
3号门: 矛盾、存在与否
锡安城市:人类文明

洛克:通向/工具

流浪汉/火车人:时间/沧桑
仇恨 真身为爱
地铁和火车站确实是流浪汉的地盘,同时也只有这里才能不断观察到家庭团聚的冲动显现
(其实流浪汉都有属于他的family秘密,不然就不会用堕落麻醉自己,能抚平伤口的也只有时间)
在迷茫(白色地铁站,盗梦空间的边缘地带)火车人也觉醒成崔妮蒂。反问“为什么不是火车人带回去或者是其他人,可是镜头中出现了她,且只有她一个人能够承载火车/地铁回去找尼欧”
【爱与恨只有一线之之隔。真正的伤害是无视,放任由之】

印度一家 和睦/家庭

如果非要说人类之所以优越,人类只不过是比动物有更多的尼欧、莫斐斯和崔妮蒂。

现在是过去的虚拟,
未来为流逝而饱满。